千万不要相信湖南人说的“一点都不辣”

2018-07-11  laudal


“四川人说不辣,你最多被辣到怀疑人生,湖南人说不辣,那是要你命。”



湖南人不是天生能吃辣,但是他们为了吃辣可以不要命。

 

一位湖南岳阳的妹子,嘴里长了7个口腔溃疡,依然坚持聚餐要吃特辣火锅;


另一位长沙满哥,胃溃疡也坚持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往碗里加剁辣椒。

 

湖南人在吃辣这件事上,是真的霸得蛮。




辣椒,一个来自美洲的辣妹,十六世纪末被海淘的商人带回中国。

 

第一站,她来到了浙江。然而浙江人只把她当作观赏植物,明代汤显祖《牡丹亭》里称之为“辣椒花”。

 

拜托,我辣椒明明有才华,你却当我是个花瓶杨超越!

 

于是,在浙江怀才不遇的辣椒又来到了湖南。

 

当时,湖南刚经历了战乱和病疫,人口锐减、粮食短缺,从沿海地区迁入了一批移民开垦坡地。夏天,高温多雨如桑拿房,冬天,寒冷潮湿如冰窖。

 

开荒者心态崩了,本来就没东西吃,这破天气搞得人毫无胃口,盐这种金贵的东西更是买不起,但不填饱肚子就没力气干活,怎么办?

 


辣椒如同天使般降临了,她刺激着唾液腺,一颗辣椒可以下三碗饭,并且,夏天吃辣开胃生津祛湿发汗,冬日吃辣驱寒保暖,此乃神物!

 

正所谓,你浙江人眼里的草可能是湖南人家的宝,辣椒在湖南如鱼得水,一下子C位出道了。

 

紧接着,贵州、四川、江西等地都陆续发现了这湿热地区的救命草,辣椒随之在全国流行起来。



现在流行的免辣、微微辣、微辣、中辣、重辣、特辣、爆辣、变态辣等说法,其实很微妙。

 

在湖南人眼里,臭豆腐、剁椒鱼头一点都不辣,辣椒炒肉也得用那种特别辣的辣椒做才有辣味儿,可不是青椒炒肉丝那种玩意儿。

 

一点都不辣的剁椒鱼头


然而作为一个外地人,去湘菜馆子里即使要了微辣,也会被辣到怀疑人生,终于体会到秦始皇统一度量衡的历史意义。


据说,湖南连炒锅都是辣的……



实际上,辣度是可以通过数据衡量的。辣度的分级单位是史高维尔单位 (Scoville Heat Unit,以下简称SHU),辣度可以从300多万SHU到完全一点都不辣的 0 SHU。

图/地道风物公众号


目前世界上最辣的辣椒是辣度达到318万SHU的X辣椒,是国内常见的朝天椒的30-60倍,小米辣的60-100倍。这种辣椒哪怕只是舔一口,都有导致过敏性休克和死亡的风险,所以不能单独食用,需与其他调料搭配做成辣酱。

 


辣椒之所以辣,是含有辣椒素的原因,这是一种神经毒素,令人产生一种灼烧感,所以辣其实是一种痛感。有人说,爱吃辣的都是抖m,这话不假。

 

辣的灼烧感又会促进人体内释放一种止痛物质——啡肽,同时产生类似于吗啡的快感,令人上瘾、着迷。所以吃辣时会有又辣又想吃、辣得酣畅淋漓的爽快感。

 

对于湖南人来说,没什么微辣重辣之分,但是有一种辣,是连湖南人都受不了的——姜辣。老姜混合干辣椒、红尖椒制成的姜辣蛇、姜辣凤爪、姜辣猪脚,是从舌尖辣到口腔、喉咙、胃部,第二天再以菊花绽放为收尾。


姜辣凤爪


要一个湖南人不吃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湖南人对辣椒的喜爱是认真的,湖南人=不吃辣会死星人。

 

湖南有全国唯一的一本专门研究辣椒的科技期刊《辣椒杂志》;曾经湖南种植了将近600个辣椒品种,种植面积和产量都是全国第一;现在,湖南本地种植的辣椒已经不够吃了,每年进口辣椒量又成了全国第一。

 

湖南人的一日三餐都离不开辣椒。


早上嗦粉,要放剁辣椒、辣椒萝卜,或者直接盖辣椒炒肉的码子;



中午吃饭,豆豉辣椒炒肉,剁辣椒炒鸡蛋,再来一道青辣椒炒红辣椒;



晚上来场口味虾、口味蛇、姜辣凤爪的宵夜,这一天才算熨帖。


每个湖南人家的冰箱里,都不会少于10种辣椒制品。

 


讲真,面巾纸和补妆产品在湖南的销量一定很好,因为顿顿都要辣得一头汗,妆被擦花又得补。

 

你说吃辣长痘痘?不存在的。湖南妹陀个个水灵顺溜儿,她们会告诉你皮肤好的秘诀就是吃辣椒,吃辣还能瘦身。

 

若想得罪一个湖南人也很简单,三天不给他辣椒吃,再精壮的汉子也会变得四肢无力、精神萎靡。

 

昨晚,跟一个湖南朋友吃饭,去之前,他一再表示自己感冒生病了胃口不好,什么也吃不下。结果到了湘菜馆,在东安子鸡、酸辣肚尖的攻势下,他一个人吃了4碗饭???Excuse me? 说好的感冒生病没胃口呢?

 

辣椒炒肉绝对是下饭神器


据朋友介绍,他父母每次从湖南老家来北京,都会带上好多斤新鲜的青辣椒和家里自制的剁辣椒。每次带父母出国游玩,可以没有方便面,可以不吃中餐,但不能没有家里的剁辣椒。

 

在罗马吃意大利面,要点缀一点剁辣椒;去纽约吃汉堡,肉饼里要抹点剁辣椒;在东京米其林日料店里,当家父再次拿出剁辣椒时,被他制止了:爸,蘸点芥末,也是辣的。

 


哲学家张起钧曾经来到湖南,说湘菜这辣味儿“愈尝愈勇敢”。哲学家就是看得透,确实,不怕吃辣的人,胆子大,人也更勇敢。

 

因为辣味儿并不是那种享受型的味觉体验,而是如前文所说的痛觉体验。喜欢吃辣也暗含着一种挑战的心理——挑战他人之不能,挑战自我之可能,湖南人“敢为人先”的性格特点,或许就来自这火辣辣的滋味。

 

辣椒似乎化作了湖南人心中盛着的一盆火,形成了说话做事泼辣、待人接物热辣的火辣直爽的性格。

 

湖南湘西女作家丁玲曾说,“我这个人有点倔脾气,湖南人的倔脾气。”

 


制图:娇娇兔

值班编辑:佩奇兔

    来自: laudal > 《美食烹饪》

    以文找文   |   举报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