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本没有黑白,是人们眼里有黑白

2018-07-13  闲谈集锦




蔡叔:


最近关于做个割韭菜的人,让我产生思考,觉得黑白之间界限:?。 


大奸大善的差异在于本心追求,但到达塔尖的手段都是一样的狡诈无情,而同样是收割完韭菜之后做善事,大善出于真心想解救他人,大奸出于自利和舆论美誉度去帮助别人,同样是做慈善,同样解救了一样多的人,那所作的贡献岂不是一样的?善恶区别在哪里? 大善难道不应该在手段上与大奸有所不同?比如对韭菜的态度。


又比如一个富家女,喜欢上一个已婚穷男人,然后抢了过来,并且让男方一家族的人都过上了非常富裕的生活,所有人都收益,唯有被夺走丈夫的女子倒霉了。

那么这种行为不加入情感,根据丛林法则,也就是弱肉强食,怨不了别人。 那么,如果道德只是没有用的情绪化,这个是个什么样的世界?美好在哪?这是要把竞争心放到每个人的top1啊。


从来没觉得这么残酷过。



“世上本没有黑白,是人们的眼里有黑白”——蔡叔



首先我要恭喜你的是,你的思考很有价值,如果人人都能这样去思考问题,人类社会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推进。


(1)


曾经有一个人,立志想做个为国为民的好官,他也的确如了愿,可由于官阶低微,面对官场腐败,总是无可奈何,反而由于不同流合污,导致官越做越。?ソサ,感谢他的百姓也越来越少。


有一天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个事情。


于是他开始与贪官为伍,收银子,也送银子,原本在小地方追随他的百姓开始直摇头——连他也开始同流合污,看来这个官场是没救了。


凭着聪明才智,他的官越做越大,直至做到了宰相。


果然,在他的任期内,贪官污吏少了一大半,举国百姓无不交口称赞这位宰相,可原来管辖区域内的部分百姓却依然记恨他——曾经帮助一位京城的大官非法夺了他们很多的田地。


可这已是几十年前的事,他早已想不起来。


这个人的做法是好是坏?对被他在达成理想之前伤害过的百姓而言,当然是坏。


可他若是不这么做,而是严格遵循自己的初心,独善其身,对整个国家真的会更好吗?


(2)


你说大奸大善的差异,在于本心追求,我并不这么认为。


很多大奸之人,等功成名就之后,也会想做点轰轰烈烈的好事,留下点美名;很多大善之人,到食不果腹的境地,也会降低一些道德标准,试图延续生命。


李嘉诚做了很多的善事,是驰名中外的大善人,但他割过韭菜没有?肯定割过,他也不是武侠小说里的侠盗,专偷奸商和贪官,光几十年来利用强大的政商人脉来囤地炒地就已经伤害了无数的平民家庭。


这很不公平。?思叶诘匚シ,他却能发财。


他是大奸还是大善?


没有他,很多希望小学建不起来,很多图书馆建不起来,很多老人院建不起来,很多医院建不起来……


他说,成功需要行善积德,布施越多,成功越大。


你见过那种有一点钱就布施出去的人么?我见过,布施越多并没有成功越大,反而穷得叮当响,虽然帮了很多人,但杯水车薪。


(3)


富家女抢了已婚穷男人,伤害了他的妻子,是事实,可让他们一族都过上了好日子,大家都受益了也是事实。


这个世界的美好在哪儿,你看不到么?这个男人的孩子本来要挨饿受冻,现在不用了;这个男人的父母本来看不起。?衷诙嗷盍?0年;这个男人的侄子侄女本要辍学务农,现在留学后留在了华尔街……


这么多的美好怎么能视而不见,专注在眼前的妻子?


她看起来很可怜,但别人不可怜么?大家都很可怜,谁不是为了活得更好一些拼死拼活的,如果谁侵害了她的利益,法律会帮助她,该补偿的补偿,如果没有,那就没有了。


本来每对夫妻就是随时随地会离婚的,谁都得做好准备。


(4)


你说从来没觉得这么残酷过,那是你在温室里浸淫得太久。


生物的竞争从来就是残酷的,为了一口饭豁命的事难道没有么?区区抢老公算得了什么。


人类的竞争较之动物温和了许多,这绝不是人类道德水平的进步,而是科技的发展,使得生存渐渐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动物和植物的竞争才叫惨烈,才叫一个惨无人道,你听到过它们的哀鸣么?人类的情感挫败跟它们相比,简直是无病呻吟。


资源永远有“多”和“更多”之分,所以人类在解决温饱后还会有竞争,只是这种竞争大都不再伤筋动骨。


道德是大部分人的愿景,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


如果严格不能做,自然会上升到法律层面,如果没有,说明这事儿还是能做的。


你有没有发现,大部分强者能做而弱者没能力做的事儿,都会被纳入道德不允许的范围内?因为弱者数量往往足够多。


(5)


这个世界的黑白并不存在。


之所以我们看到什么是黑,什么是白,是因为我们心里的价值观定义了黑白。当符合我们的价值观时,我们说是白;当不符合我们的价值观时,我们说是黑。


其实我们看到的,很可能也只是一角,究竟是黑是白,看你用什么角度,用什么价值观,用多大的范围去看待这件事。


就像开头的宰相,他要把恩施予更多人,就要踩在更多人的头上,在他往上踩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伤及蝼蚁。


为了救人,你当然可以伤及地上的蝼蚁,此时你来不及有恻隐之心,就连扫地恐伤蝼蚁命的三藏也会如此;同样的,当一个人心怀天下,眼前的人就皆是蝼蚁,他自然也难有恻隐之心,只是蝼蚁对此不免怨恨,因为其他人的福祉均与它无关,它只关心自己。


(6)


有父母被威胁,再不给我钱就死给你看;有孩子被威胁,再不回老家,就与你断绝亲子关系。


你是否会不得不被道德和世俗压力所影响,从而做出违心之事?很多人会。


再仔细想想,其实以上种种皆为虚妄,顺从,没什么,不顺从,也没什么。


大白有黑,大黑有白,执着于世俗黑白,到头来只能是妄念缠身,一事无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找到它,走下去,无关蝼蚁,亦无关他人。


(完)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