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泽天刘强东一句话笑翻全。河兄侄靼?小澳闼档闹挥形叶?包/h2>
2018-07-14  Japson

本文配图选自梁启超李蕙仙、章泽天刘强东相关图片。


来自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今天周末,照例不和你说严肃话题,好不?


7月7日,刘强东作为特邀嘉宾,出席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2018届毕业典礼,说了一段让人哄堂大笑的演讲:


“同学们,大家好!今天我要和大家分享两个消息,一个是好消息,好消息就是我要第一次(在国内)用英文来发表我的公众演讲,坏消息就是只有我的太太能够听懂我的英文,很遗憾她今天没有来到这里,所以祝大家好运。”



我们的资深编辑罗拉小姐看到新闻后感慨说:筱懿姐,你说刘强东不放过任何一个秀恩爱的机会,算不算老男人的油腻?


我说:人家恩爱秀得挺高级,夫妻共同语言不就是能听懂别人听不懂的话吗?

 

刘强东白手起家,以老家宿迁高考状元考进人大,毕业后开过餐厅,在中关村卖过电脑,为了融资发展公司,在三个月里曾经急白过头发,一路坎坷迎来今日坦途,但是,霸道总裁却被拦在了“说英语”这道关上,网上海量关于刘强东说英语的段子。



比如某杂志撰文说,刘强东为了提高英语水平,让员工陪他一起说英语,还在办公桌上摆着印有“English Only”的牌子,可是这牌子上还印着另外一行显著的拼音小字 'Wen Xin Ti Shi'(温馨提示)。


于是被人调侃:“这个牌子说明东哥至少会三种语言:中文、拼音和英文。”

 

新东方的俞敏洪老师也对他有过一段评价:“其实,刘强东敢于用英语接受采访,已经极具勇气。”


去年9月,刘强东全程英文接受美国CNBC电视台专访,有人特别编了一段旁白在视频上:“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你就坐在我面前,我却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这次在清华演讲,说起扶贫项目时,刘强东还自己发明了英语组合词汇“Flying pigeon(飞翔鸽), Running chicken(跑步鸡),Swimming duck(游水鸭)”。

 

虽然满嘴浓重宿迁口音的刘强东自嘲“听我说英语,你们不要戴翻译机”,但是,却始终能与比自己小19岁的章泽天保持共同语言,真心挺不容易的。


他满足她小女生的爱好,一把年纪陪着玩自拍,做鬼脸,还给出一个在旁观者看来不可思议的、布满粉红色鲜花的婚礼;她也入乡随俗,逢年过节回宿迁市宿豫区来龙镇光明村,站在他身边给父老乡亲敬酒。


刘强东曾经给章泽天第一笔打车软件投资点赞,说结婚以后,自己就把家庭投资全部交给了太太:“不信任干嘛结婚呢?”章泽天也说过:“老刘在帮我,我也在帮他,一切都是相辅相成互相成就”。

 


夫妻之间不就是这样吗?能够听懂对方的话,也能说对方爱听的话。


我看过后台评论之后才知道,章泽天原来那么受争议,绝大多数人都觉得她是凭借“京东老板娘”的身份走了捷径。可是,绝大多数25岁的女人,包括很多年前的我自己,并没有她那样的清醒与卖力,以及得到一个舞台就能恰到好处去发光的能量。

 

如今40岁,我特别欣赏那些卖力生活的男女。他们能够对委屈绽放笑脸,对机会志在必得,对讽刺毫不在意,即便对敌人,也能用细密的理性克服天生的冲动,而不是简单的一个“恨”字。


这种不惜代价和全力以赴,很能把人生扳回一局。毕竟,悠闲、淡然、不惊不惧都需要家底,并非人人有家底,纵然豪门贵胄,那第一代的创始人也是赤手空拳的艰辛。



刘强东和章泽天,是一对同样卖力的夫妻。

 

 

来,再次向大家推荐我的男神梁启超。


女神林徽因的公公梁启超和婆婆李蕙仙,也是一对心有灵犀、能听懂彼此“语言”的夫妻。当年,16岁的梁启超参加了三年一次的广东乡试,中了举人,当时作为主考官的礼部尚书李端棻,觉得这位小同学才貌双全,于是把堂妹李蕙仙许配给他。



李蕙仙比梁启超大四岁,出身官宦世家,典型的大家闺秀。而梁启超家世代务农,生母早亡,继母又只比李蕙仙大两岁,生长环境极不般配。


李蕙仙23岁嫁入梁家,与19岁的丈夫相伴,她没有大小姐的娇气,虽然自幼随京城为官的父亲和兄弟生活在北京,却远嫁广东适应湿热的气候。结婚之初家境拮据,她毫不犹豫卖掉嫁妆,为丈夫购买了一套他早已想要的竹简斋石印《二十四史》。

 

李蕙仙教梁启超说“普通话”的段子也和刘强东讲英语一样打动我。


当年,梁启超与康有为因为“戊戌变法”名震京城,久仰大名的光绪帝特地召见梁启超,没想到广东人梁启超根本不会说普通话,在有限的召见时间里,他的粤语光绪完全不懂,光绪的官话,他也模棱两可,两个彼此想靠近的人都被对方烫到了,皇帝渐渐心烦,勉强赏了他一个六品小官。



妻子李蕙仙立即伸出援手,从小京城长大、说得一口流利官话的梁夫人,一字一句教丈夫说普通话,梁启超很快在妻子的帮助下也说了一口标准官话。

 

晚年时,李蕙仙爱上了学英语,梁启超是坚决不许儿女打击老婆学英语的积极性。


她非常认真地高声朗读中西女中的英文课本,发音虽然带点老家贵州的调调,但还能听出来是英语,多少也能听懂是什么内容。英文流利的儿子女儿在一旁听了总想笑,但是拼命强忍着。


李蕙仙和梁启超相伴33年,55岁病逝,梁启超悲痛不已,写下《祭梁夫人文》,是我见过关于夫妻关系特别棒的描绘:




我德有阙,君实匡之﹔我生多难,君扶将之﹔我有疑事,君榷君商﹔


我有赏心,君写君藏﹔我有幽忧,君噢使康﹔我劳於外,君煦使忘﹔


我唱君和,我揄君扬﹔今我失君,只影彷徨。

 

 

夫妻各有长短,难得在于取长补短;


夫妻各有所好,可贵在于投其所好;


夫妻各有艰难,珍惜在于排忧解难。


婚姻不只是三观相合同心协力,更是细节处的同频与共振。

 


你的话只有我听得懂,这就像我们之间一个独特的小秘密。


周末,耐心去听听爱人的“语言”,学会表达自己独特的感情,愿我们心有所属,也被所爱的人珍惜。



    来自: Japson > 《美》

    以文找文   |   举报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