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王家卫的久别重逢

2018-07-16  134585607...

文/船长


? 如果没有音乐,生活就是一个错误 ?

TAOLU MUSIC

《红楼梦》里,宝玉初次见到黛玉,仔细端详,说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贾母笑话他:“又胡说了,你何曾见过?”

宝玉笑道:“虽没见过,却看着面善,心里倒像是远别重逢的一般。”

黛玉是宝玉前世日日灌溉的阆苑仙葩,这场相遇本就是一场久别重逢的故事。

无独有偶,《一代宗师》的结尾,灯光昏暗,粤曲《风流梦》咿咿呀呀的在背景里响起,宫二对叶问说:蜘蛛池

“我在最好的时候遇到你,是我的运气。

可惜我没时间了。想说人生无悔,都是赌气的话,人生若无悔,那该多无趣啊。

叶先生,说句真心话,我心里有过你。

我把这话告诉你也没什么。喜欢人不犯法,可我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

这些话我没对谁说过,今晚见了你,不知道为什么就都说出来了。

就让你我的恩怨像盘棋一样,保留在那儿。

你多保重。”

那是叶问最后一次见到宫二。

故事的最后,终成为一代宗师的叶问想起了宫二在他们分别那天说过的一句话:

“叶先生,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镜头拉远,全片结束。

王家卫入行30年,拍了11部电影,量不多,但他自己却说:

“之前我拍过10部电影,对我而言,它们其实就是一部,仿佛我生命中的不同剧集。

以前每次拍完影片我都有不满足的感觉,因为故事本身很长,并没有完整地讲出来,我们完全可以继续拍摄下去。”

所以这一句:“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也是王家卫借宫二之口,将自己那一段时间的心路与理解,传达给观众。

他是说,你见过的人,都是注定要见人,你所做的事,都是注定要做的。

人世沧桑,轮回更替,我们早在岁月的起始处就已经写好了结局。

不是说王家卫非常相信因果轮回,只是他60年的人生中,有太多这样的相遇和重逢。

很久以前,那时王家卫年少,还不是声名赫赫的导演。

那天他失恋了,入夜和朋友们到酒吧喝酒,可能是少年意气,也可能是失恋刺激太过,喝酒的中途他对朋友说:

“从现在开始,第一个进来的女人,我就要追求她。”

进来的那个女人非常特别,漆黑的夜里她还戴着一副墨镜,王家卫真的上前搭了话:

“一个女人这么晚了还戴墨镜,只有三个理由。

第一个,说明她是个盲人;第二个,说明她在耍酷;第三个,因为她失恋,她不想让别人看出来她哭过。”

这是后来我们非常熟悉的王氏台词。

多年以后,戴墨镜的女人还记得当时那个高大男人说的话,也记得她曾这样回答:“我看,那个失恋的人是你吧。”

这个女人叫陈以靳,后来成了王家卫的太太。

他们一路并肩携手,开创出泽东影业,开创出一个叫王家卫的时代。

△王家卫和妻子陈以靳

所以多年以后我们在《重庆森林》里看到了这样似曾相识的一幕——患上失恋综合征的警察233,和戴墨镜的金发女杀手,两个失意的人在酒吧相遇,镜头摇晃,色彩破碎。

影片里,金城武饰演的警察233说:

“每天你都有机会跟别人擦身而过,你也许对他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他会变成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

酒吧、墨镜和失恋,那场相遇,分明就是他自己的故事。

△《重庆森林》剧照

后来王家卫成为声名赫赫的大导演,因为人前人后总带着墨镜所以被我们调侃为墨镜王。

那时候我们早已爱极了他的电影,因为那些电影更像是一首诗。

他那些作品,大多数都没有完整的脉络和起承转合,只用破碎的情绪、跳动的思维来展现故事。

这样的故事里,相遇、离别、错过,始终是王家卫所表达的主题。

不仅是与爱人的相遇,追朔到更早之前我们能发现,他与自己事业的相遇也带着一种命中注定的意味。

其实王家卫是上海人,五岁的时候,父母带着王家卫搬到了香港。

当时由于时代特殊,家里已经十几岁的哥哥和姐姐被留在了上海,本打算安顿好了就来接他们,可谁知这一分别就是十多年。

离开家乡、与手足分别,这些因素在幼小的王家卫心中埋下了一颗乡愁的种子。

多年后,他操刀拍电影,电影里随处可见旗袍摇曳、吴侬软语,多得是老上海的情愫。

那也是王家卫回不去的,日夜不忘的故乡。

△电影《花样年华》剧照

刚到香港,举目无亲,再加上母亲非常喜欢电影,所以他们平时的消遣就是看电影。

开放的香港,自然汇聚着世界各地的电影。

王家卫并不偏爱某一种类型,各种国家、各种风格他都看过不少。

除了电影,小时候的王家卫还涉猎了很多文学作品。

小的时候为了与留在上海的哥哥姐姐们有更多的共同话题,他读了大量的苏联文学。

阅读习惯由此保留下来,年纪越长时,涉猎的世界各地的经典就越多。

光影与文学交错,其实就是一堂堂的艺术、影视启蒙课。

即便他和父母都不知道日后他会从事这一行,甚至做到顶尖位置,也没妨碍他吸收其中的营养。

后来拍电影,对各种经典的致敬更是信手拈来,比如我们非常熟悉的《阿飞正传》中的那句经典,其实就出自法国新浪潮电影奠基者——戈达尔的《随心所欲》。

△电影《阿飞正传》

童年时王家卫一家住在尖沙咀,离重庆大厦很近。

早些年的重庆大厦是全香港最鱼龙混杂的地点之一,父母从小就告诫他,千万不要到那里去。

可越是阻拦就越会产生更大的好奇,这个他从小没有机会进去的大厦,成了他日后作品的主要源泉。

那些底层的,混乱的,市井的,都被他一一捕捉,汇聚成一出出最具时代特色与地域特色的影像。

王家卫从香港理工毕业后进入TVB,不久加入新艺城当了一名编剧,但他有严重的拖稿症,好几个月没写出一个剧本。

本身就是编剧出身的老板黄百鸣无法理解,炒了他鱿鱼。

之后他进入永佳公司,可还是没长记性,继续拖稿,又一次被炒。

他只能再去找工作,这次来到邓光荣的影视公司,大家都以为他这回该学乖了,可没想到还是一如既往。

老板邓光荣非常不满,多次警告,他却大胆的说,他其实更擅长拍电影。

其实此前王家卫既不是科班出身,也没有过拍片经验,但邓光荣见他如此自信,还真就给拨出投资,让他自由发挥。

于是就有了《旺角卡门》,从此,王家卫正式成了一名导演。

△电影《旺角卡门》海报

他从没刻意制造一条道路。

可生命中桩桩件件的相遇与离别,都将他推向了导演这条路、推向他的命运。

如果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那后面其实应该再加一句:所有的分别也都是命中注定。

王家卫的影像人生中,有很多一路携手的队友,像是梁朝伟;也有不少分道扬镳的成员,比如张国荣。

△电影《阿飞正传》张国荣的剧照

拍《阿飞正传》,原本张国荣只是个过来客串的角色,可王家卫看张国荣太符合影片气质,硬是把剧本一改再改,让他当了主角。

此后王家卫开始了与张国荣的合作,塑造出了几部名垂影视的经典。他们就像一对黄金搭档,所有人都以为他们能一直合作下去。

但没想到只维持到《春光乍泄》。

△电影《春光乍泄》剧照

这部片子在阿根廷拍摄,动身之前,张国荣告诉王家卫他走不了,因为年底还有演唱会,但王家卫不同意他离开。

张国荣是出了名的直肠子,当即发了脾气,对监制说:

“不是我不给王家卫面子,我跟家卫多年交情, 他实在太过分了。”

剧组达到阿根廷之后,因为拍摄周期有限他们日夜赶工,王家卫为了阻止工作人员逃回香港,还把护照都没收了。

在这样严峻的拍摄条件下,张国荣还染上阿米巴病毒,险些命送于此,捡回条命后,整个人瘦得不像样。

整部电影拍完,张国荣就决定再也不要和王家卫合作了。

后来张国荣不顾一切的从文华酒店一跃而下。

多年后,王家卫参加《艺术人生》,节目中播了《阿飞正传》的片段,张国荣笑容灿烂,独自起舞。于是,那个像铁人一般油盐不进的墨镜王竟然哭了。

想必是遗憾的吧,他以为还有机会,却没料到这么快就天人永隔。

之后十年,王家卫的御用摄影师杜可风也离开了他,倒不是产生了矛盾,只是杜可风觉得没时间了:

“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啊。与王家卫合作,一部电影需要四、五年,那我现在是一年五部电影。

这五部电影不一定每部都是杰作,但以我的脾气,我的个性,我对年轻人的期待,我觉得是要多拍。”

时光慢慢走,所有的相遇与离别都像是理所当然。

就连那个被称作王家卫御用的梁朝伟,也在不久前宣布与王家卫的经纪公司解约。

△王家卫在微博发布与梁朝伟和平解约

《红楼梦》的最后,宝玉和黛玉各自飘零,纵使是前世有缘,今生相遇,可终抵不过命运一早写下的分别。

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里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哪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看来这世间所有的相遇和离别,都能在王家卫冷清又斑驳的电影里找到影子。

相遇别离自有时,既然如此这般,那你走,我便不送;你来,无论多大的风雨我都起身相迎。

7月17日,是王家卫的生日,不如就让我们举杯,祝我们和他,此后余生尽是久别重逢的相遇。

淘漉音乐原创 | 转发无需多言 | 转载联系授权

    来自: 13458560773 > 《待分类》

    以文找文   |   举报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