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情”为本:《西厢记》《牡丹亭》《红楼梦》一脉相承

2018-07-17  元迪文化...

《红楼梦》以一个情字为中心,构筑了恢弘有序的艺术体系。曹雪芹笔下的所有人物,都在一个“情”字下挂号。通灵是宝玉的命根子,“情”字则是《红楼梦》的命根子。与其对立的则是数百年来所提倡的一个“理”字,情和理对立是公认的一种习见。

曹雪芹继承了自明以来的进步思想,坚持以情为本的创作道路,公开声称斯书“大旨谈情”,因此他创造了一个有别于任何天界的太虚幻境,一个司情的美神警幻仙姑。 

 《红楼梦》剧照:宝黛读西厢

理教首害者为妇女,作者在书中对“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众女子寄予深切的同情,揭露了封建礼教使有情者毁灭的丑行,坚持以情悟道,因此不少红学家称《红楼梦》的情爱为情书。

在文学作品中与礼教相对立的情潮,自元代已形成声势,并在以后一脉相承,为市民阶层所关注。《西厢记》和《牡丹亭》都为宝玉和黛玉赞为“词藻警人,余香满口”的好文章。 

 工笔画《西厢记》(王淑晖作品)

这些剧作不顾封建礼教,写男女相恋,歌颂青春觉醒,但他们的相爱,往往是建立在“郎才女貌”的基础上。《红楼梦》中的宝黛相爱则是赋予主人翁新的内容,这就是他们的情意相通,思想一致,有共同的理想,这就使其爱情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宝玉的天性是处处以痴情来体贴别人。他不但以情待有情之人,即无情、不情、非情之人、之物、之事,也同样以此待之真情。这就是曹雪芹的理想世界。 

 昆曲《牡丹亭》剧照

据此,冯梦龙早就说过,情可以为宗教,冯梦龙在李挚倡导的情潮中,在《情史序》中大声疾呼:“我欲立情教,教诲诸众生。”其目的就是借男女之真情,发名教之伪荣。曹雪芹不信奉释教、道教,也反对迷信鬼神,但他相信唯情可以普度众生,他所信仰的应名之曰“情教。”曹雪芹步其后尘,以创作实践塑造了礼教觉醒者贾宝玉的叛逆形象。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