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克公爵 | 法国外籍兵团,就是这么能打

2018-07-17  八面楚风

本       文       约      5100       字

阅       读       需       要

11 min


法国外籍兵团,就是这么能打 来自搜历史 18:00


法国夺冠,一片“黑压压”的球员

俄罗斯世界杯决赛,赛前合影,看着法国队多达6位的有色人种球员,以及“黑压压一片”的替补席,不了解的还以为走错了片场。

段子手们灵感大发,比如下面这则:

#Vive la France# 德尚更衣室战前动员,“206年前,皇帝陛下取得在博罗季诺取得伟大的胜利后,缪拉元帅第一个率军进入了莫斯科。今天,我们要首先取得进球,然后夺得大力神杯!”博格巴:“皇帝?哪个皇帝?”马图伊迪:“博罗季诺在哪?”姆巴佩:“缪拉是谁?”

博罗季诺战役是1812年拿破仑侵俄战争中的一场重要会战,博罗季诺位于莫斯科以西,是役法军惨胜,之后进军莫斯科。

然而90分钟后,一切质疑烟消云散,这支全部23人中17人拥有非洲及亚洲血统、仅有的6名白人球员也包含意、西、葡血统的法国队,拿下了大力神杯。这再次证明了,血统不重要,能打才是硬道理。正如法国的前两位足球图腾齐达内、普拉蒂尼,也分别是阿尔及利亚裔和意大利裔。

这不由得让人联想起法兰西外籍兵团,近代以来,正是他们为法国军队撑起了门面。



法兰西有战争三定律:1,只有不在法国男人领导下,法军才有可能获胜;2,只有给英美当跟班,才有可能获胜;3,近代谁都可以打败法国人。

从墨洛温王朝开始到法兰西第二帝国,九个王朝都以强大的骑兵为傲。法兰西骑士,在各种游戏中都有恐怖的数值,但实战中并没有那么优秀。法国坚持着高贵的骑士传统,可以说是中世纪最不知变通的军队。结果,被长弓手射,被轻骑兵遛,被挖沟坑,冲过城门,冲过箭塔,冲过沼泽……不败都没有天理。

后来三定律第一条显灵了,有些精神异常的村妞贞德,一举带领法国人民洗刷了被海峡对面岛夷英吉利吊打的耻辱。

安格尔绘《圣女贞德在查理七世的加冕典礼上》,1854年

后来,贞德被国王卖给英国人,当众火化了。



再后来法国虽然打不了决定性的胜仗,但国力越来越强。经过黎塞留枢相和太阳王路易十四等人的建设和积累,法国真的找到了陆军世界第一的感觉,在西欧横行百年。法国陆军的巅峰,无疑是拿破仑时代。

然而这再次证明了第一定律:拿破仑是科西嘉人,仅仅在他出生前一年,科西嘉才被热那亚人转手给法国。

滑铁卢之后,法国和它引以为傲的军队都跌进了谷底。鹰徽被神圣同盟踩到脚下,军队被列强控制数量,成了国内治安军。之后,复辟的波旁王朝、路易·菲利普的七月王朝,都是内忧外患,军队甚至在北非殖民地阿尔及利亚都败报连连。

军队死伤惨重,民间民怨沸腾,第三定律似乎就要应验了,法国人再高傲,也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穷则思变:本国的军人不行,我花钱雇人行不行?



1831年3月10日。法国外籍兵团诞生。

同年底,外籍兵团登陆阿尔及利亚。它把大营扎在了奥兰。此后一百八十多年,这里都是军团最重要的据点之一。

效果如何?据说很管用,这是因为“街垒陛下”路易·菲利普招募的,本身也都是江湖人。外国人不问出身,有力气,敢杀人,能替陛下分忧于境外,能干那些不好见光的脏活累活。

阿尔及利亚人首当其冲。


早期的法国外籍兵团

1830年6月法军入侵,7月5日就完成名义占领。而法国国内突然革命导致街垒陛下上台,而1831年建军的法外军团一路三光,导致了更多的战斗和反抗。1832年,起义升级了,从此以后阿布卡德尔和他的北非军团就成了法军的永恒噩梦……

1834年,气喘吁吁的法国被迫和谈,承认卡德尔和他的埃米尔国。

1837年,法国再次出兵,再次失败,被迫签约承认阿尔及尔的三分之二领土为卡德尔产业。

二十年间,法国在北非的损失已达到惊人的程度。十几万大军陷入没完没了的游击战,人力物力消耗节节上升。

为了了此难局,法外军团异军突起。他们在北非对桀骜不驯的阿拉伯集团和柏柏尔部落进行了种族灭绝。这种竭泽而渔的手段最终取得了成效。失去生存土壤的卡德尔军终于1847年底被彻底歼灭,卡德尔埃米尔被俘。但一百多年过去,阿尔及利亚都始终是法国滴血的伤口。


 1830年至1843年派往非洲的外国军团和土著步枪兵



法外军团,这名称也有另一种理解:这是由一群真正的法外狂徒构成。捉来的黑奴,游走的冒险家,异邦的叛徒,招安的海盗……

这个解释其实更靠谱,因为法国外籍军团里,有很多真正土生土长的法国人。不管你以前有什么案底,进了军团就相当于注销身份,为国征战一番还不死的话,可以再填个新的身份重新做人。

殖民地因为他们而被征服,殖民地因为他们永远反抗。当阿尔及利亚全境荡平时,他们的恩主,被巴黎人民尊称为鸭梨头大帝的路易菲利普陛下,没有抗住鸭梨山大的革命,下台跑路了。

由于名声太臭,外籍兵团被立法不得参与国内战事。他们辗转于意大利,东欧,中东,去为新的国家元首浴血奋战,不论他的头衔是总统,还是皇帝。



1851年,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总统,拿破仑的之子路易·拿破仑·波拿巴发动政变,再次变共和国为帝国,他雄心勃勃地自称拿破仑三世,希望重现伯父当年的辉煌,但问题是,他不会打仗。不过他认识到,法国的兵器库里藏着一把无比有用的军刀,这就是外籍兵团,他捡起来这把刀,挥向俄罗斯的克里米亚,意大利的中北各邦,以及中美的墨西哥。

万里之外的一个孤村里,这把蒙尘已久的刀突然绽放了绝世神兵才有的光华。

那是1863年4月30日。当时,由于墨西哥政府宣布无力偿还外债,一干欧洲债主组团打上门去讨账,为首的正是拿破仑三世,所以这场战争被称为法墨战争。

这一天,26岁的丹裘上尉带着三名军官和62名部下,去接应一支传说中的运输队。没有马,没有炮,他们一路前进到卡梅伦庄园时,一支墨西哥军发现了他们。

敌人是三个整编营1500人,有骑兵,有步兵,有指挥,有劝降。面对劝降,丹裘上尉在庄园内高喊:“我们首先选择的,是死亡!”

激战就此展开。丹裘上尉喊得英勇,死得壮烈,他受多处枪炮伤,阿尔及利亚战争中装上的木手也滚落一边。第二个指挥官威纶中尉代行指挥,半小时后,威纶和大部分士兵也倒在了尸体堆里。

去国万里,烈血黄昏。断壁残垣之中,最后的军官毛德集结了残部,此时还有五个人没有死。九小时激战,什么枪支弹药都没有了,毛德们平静地上好刺刀,主动冲出了庄园,白刃冲锋。


又是一地尸体。包围圈中还有两个法军士兵站着,墨西哥人不想再打了……

投降免死!

我们要带军旗,带武器,带着上尉尸体和木手回家!

墨西哥军出于尊敬,满足了两个法军的愿望。

战斗结束的一刹那,法兰西海外兵团声名鹊起。任何一支强军名师,不经历硬仗的淬火,永远都不会完成精神上的升华。

那一天,法兰西海外兵团做到了。为了纪念这一天,法兰西外籍军团将4月30日命名为卡梅伦日。这日子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兵团的生日3月10日。这一天后,他们不再是法外流寇,侵略先锋,而是有自己精神的军队。



墨西哥的战争如第二帝国的国运一样急转直下。法国扶植的奥地利大公马克西米连,墨西哥伪帝最终被俘枪决。外籍兵团也和其他侵略军一样灰溜溜打道回府。回家没多久,普法战争开始了。不得在国内作战的兵团眼见着伟大的姓氏拿破仑在色当蒙羞,眼见着皇帝元帅将军数十万大军相继投降,眼见着帝国完蛋了。

帝国废墟中诞生的第三共和国,第一时间就修改了法律让兵团进京勤王。而脱胎换骨的法外兵团,英勇地收复了奥尔良,试图解围巴黎……然而一切都没有用了。

总理巴黎树降旗,兵团城外那得知,百万之众齐卸甲,只缘公社大起义。

法外兵团,对于普法战争失败的民族耻辱,最终也无法遮羞。但这支铁血之师,却在共和国的旗帜下继续所向披靡,铁血拓地,殖民全球,镇压反抗,耀武异域。作为法兰西很可能唯一靠谱的军事力量,半世纪的时间里亚非拉各大洲都见过他们的军旗。



新的世纪,新的战争。外国外籍兵团的作用也在世界大战中越来越大。

一战时,面对老对手德国人,外籍兵团打出了惊人的战绩,他们喋血索姆河,绞肉凡尔登,血战香槟,远征加里波利,甚至在非洲的各个角落,中东的叙利亚,南欧的马其顿都见过这些人的身影。

战争,吞噬了接近一代法国男人,只吞噬了一半外籍兵团的战士。

战败的德国二十年后卷土重来。而法国这边呢?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龟。大部分军队蹲在马奇诺防线后面,结果被机械化法西斯秋风扫落叶。和普法战争的前辈一样,外籍兵团又被快要崩溃的政府征招勤王填缺口。这一次,他们比一战和普法战争的结局惨得多……

法军战死了数万,受伤了数十万,被俘三百万。外籍兵团很多队伍被成建制歼灭了。据说希特勒看到非洲面孔大感惊异,把这些非洲裔士兵集中起来拍纪录片,讥讽巴黎的白人老爷们居然派这些劣等民族来保卫他们,对抗高贵的雅利安人。

纪录片拍完,客串的群众演员们被法西斯们丧心病狂地集体屠杀,留下来的,只有不堪回首的记忆和纪录片里他们憨厚的笑容了。

未能返回本土的团队,不久陷入了效忠哪个祖国的困境。兵团内的自由法国派和维希法国派全面对抗,甚至在遥远的叙利亚打起了内战。好不容易加入反法西斯大家庭后,又被所谓的英美友军背后捅刀。这可能是法外兵团历史上最憋屈的时代了。

反映外籍兵团的电影《光荣岁月》

二战后,外籍兵团默默地恢复战力,但曾经的辉煌还能再现么?

起初是有可能的,亚非拉解放的浪潮席卷整个蓝星,而法国外籍兵团也在阿尔及利亚,越南,中东等地维持着老牌帝国的最后脸面。勤勉的救火,过硬的军事素质,武装到牙齿的装备……

直到外籍兵团也判断出来,不行了。

转折点是1954年春,经过五十多天的空前血战,法国远东第一要塞奠边府被得到新中国支持的越南军队解放。十七个兵团,近一万七千法军精锐被全歼。里面至少有七个兵团是外籍兵团的战士!这是殖民地战争里空前的损失,感觉是断牙折爪,流血重伤。

到了1956年底,苏美干涉英法以色列发动的第二次中东战争。英法两个老牌殖民帝国彻底被拉下神坛。在这个历史转折点,外国外籍兵团夹在埃及军民的抵抗人流中,被冲得七荤八素。殖民主义已亡,那殖民主义的刀呢?感觉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最后的审判,则来自于自己人。

法兰西的民族英雄戴高乐将军,顺应历史潮流。建立第五共和国后,面对军事、经济双线崩盘的局面,法国决定放弃阿尔及利亚。

一时间北非八十万法国军队斫柱砍石,泪飞如雨。一百五十年侵略所得,一夜丢光。最为伤心的外籍兵团决定用自己的手段改变历史进程,他们以伞兵第一团为核心武力发动武装政变。结果是可悲的,串联未遂,刺杀不成,进军无路,割据不能。伞兵第一团被除名解散,多名军官被捕。



本来关于法国外籍兵团的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了。但我想了想,还是要多加一下小彩蛋。

现在的法国外籍兵团

法国外籍兵团有多少中国人?

据知情人透露,前后大概能编成两个连。

服役期呢?五年起步,十二年是个坎,过了以后可转业,可终生。

有没有女兵?

历史上有且只有过一个女兵号码,但大家都说没有这个人。

怎么评价这支部队?

一言难尽。说它厉害,它打的战争大部分都失败或者赢得不漂亮。它是雇佣军,也试图参与政治。它是法国政府的刀,法国政府却不那么待见它,甚至有某种程度的防范。叙利亚和利比亚内战暴起时,法外兵团都出现在反对派一方,结果却大相径庭……在叙利亚他们落入戈兰高地边军的陷阱,在巴沙尔总统府外被全歼,很多没法处理的战俘,基本就此消失了。而在利比亚他们大获全胜,直至苏尔特擒杀卡扎菲。

和法国军事一样,随着大量移民的涌入,法国引以为豪的足球,也由“异族法兰西”接管了,莫斯科的大雨中,高卢雄鸡再举金杯,赢得举世尊敬。从法国国家足球队看到法国外籍兵团,又从外籍兵团看到法国足球队。我已经分不清哪个是法国了。

编者按:本文小标题回目,调寄《烛影摇红》


    来自: 八面楚风 > 《历史风云》

    以文找文   |   举报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