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妇潘金莲:我也曾有过三次抗争

2018-07-18  小说写作...

文:小涵     公共号:小说写作指南

天生丽质,却被骂红颜祸水;

敢爱敢恨,却被骂心如蛇蝎。


她被男人们骂了千年,可又有谁知道她短暂的生命中曾做过的三次抗争?


从《水浒传》和《金瓶梅》中,我们可以得知,潘金莲的生世是非常孤苦的,潘金莲从小就没了爹,她随了母姓,9岁的时候就被卖到大户人家当丫鬟。


一个小姑娘,自小就和亲人分离,寄人篱下,没有得到过父母的爱。


等到豆蔻之年,大户(中年大叔)看她出落得姿色动人,动尽手段,欲与之相好,《水浒传》中说潘金莲誓死不从,告诉大婆,大户记恨于心,不要武大郎一分钱,倒赔了嫁妆,将她白白嫁个武大。


而《金瓶梅》中则说,潘金莲最终还是被大户受用,因大婆嫉妒,逼着大户将其嫁给武大。


将两本书的情节求同存异,我们可以得知,从小到大,潘金莲从来没有掌控过自己的命运,小时候家里穷,被家人卖给人家当丫鬟。长大后,出落得楚楚动人,惹得家主垂涎,虽然做过抗争,还是被家主羞辱,被迫嫁给一个各方面都不如自己的武大郎。



武大郎是什么货色?身高不满五尺,面目丑陋,老实本分,被街坊戏称为三寸丁谷树皮。

现代人都知道,好的婚姻是真心相爱,是势均力敌,是三观相和,是有话可说。


明明没有充分了解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明明没有共同的感情基。?髅魍饷踩?鄱疾话闩。

单身多年的武大还是义无返顾地抱住了天上掉下来的潘妹妹,想与她从此过上没羞没躁的好生活。


这段婚姻,对于武大郎来说是惊喜,是福气,武大比以前更努力了,只知道卖力做炊饼,卖炊饼,每天早出晚归,风里来雨里去,只为让小潘过上好生活。


老实人不会说些甜言蜜语,但对心爱的人儿,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不舍得让她受一点委屈。


从小就没得到爱的潘金莲感动了吗?并没有。

因为这段婚姻对潘金莲来说,是锥心的痛苦,是赤裸裸地羞辱。

人生中第一次试图掌控自己的命运,最后却抗争失败,被迫嫁给没人要的武大郎。


一个是权贵家的婢女,年轻貌美,琴棋书画,女红厨艺,样样精通;一个是卖烧饼的老汉,矮小丑陋,只会做饼,沉默寡言,不解风情。


君子无罪,怀璧其罪。众多无赖子弟趁大郎出门卖饼的时候,纷纷上门骚扰小潘。

武大郎又懦弱,为了让女神不受欺负,带着小潘远走他乡,从清河县搬到阳谷县。


因为这次搬家,他最爱的人,却让他下地狱。



我爱的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原认为就此和这个三寸丁谷树皮了解余生,直到那个人的出现,让潘金莲重振试图掌控自己的命运。


武大的弟弟,武松,身高八尺,仪貌堂堂,在阳谷县做都头,更是远近闻名的打虎英雄。

第一次遇见他,潘金莲就一见钟情,满脸堆笑,一双眉眼盯得他脸发红。


在二十三年的人生中,潘金莲从没得到过男人的爱,也不知如何表达爱。


她从男人那里得来的是伤害,是羞辱,武大郎爱的并不是她,只是她那副皮囊而已。

只有武松,对她恭恭敬敬,他称她为嫂嫂,看见她会脸红,他还说有自己在,就没有无赖敢欺负哥哥和她。


在潘金莲心中,武松不仅仅是盖世英雄,还是她一厢情愿的初恋。

她也是第一次爱上男人,她小鹿乱跳,无所适从,命运的筹码好像又回到了她的手中。


喜欢是克制,而爱就是放肆。什么伦理道德,什么三纲五常,潘金莲统统不在乎,


“如果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

可是他却把酒泼在了地上,把手一推,争些儿把自己推到。


世界再次天翻地覆,她不懂他为何这么做,因为她不懂得,男女之间不止有情爱,还有更高层次的爱。


武松爱她,是因为她是他大哥的妻子,她是亲人,她是羁绊。

可是潘金莲又怎么懂得这种爱呢?自幼父亲死亡,母亲为了生活卖了她,她从没有得到过亲人的无条件的爱。


她认为表达爱的方式就是把自己最好的东西献给对方,可是在武松看来,她就是荡妇,就是毫无廉耻。


是。?/span>从小就在哥哥照顾下长大的武松又怎么懂得她这些年受过的屈辱,又怎么懂得她对爱的定义?


命运对潘金莲开了大大的玩笑,武松搬出了大哥家,从此对她冷眼相视。



武松因公远走阳谷县,武大卖烧饼去了,屋里依旧好冷清。

靠什么度过茫茫长日?潘金莲不知道。


直到那天,命运石之门悄悄转动。

她像往常一样收窗帘,却拿叉杆不牢,失手掉了杆子,不偏不正,正打在窗下一个男人的头巾上。


她伸出头道歉,那个男人本要发怒,看了她的容颜,一时间呆了,三魂丢了六魄,唱了个肥诺,激激动动摇摇摆摆迈着八字步自认为帅气地离开。


后来,她知道,那个人叫西门庆,有自己的药铺,还和知县称兄道弟,是本县有名的大官人。


就像潘金莲对武松一见钟情一样,西门庆也对潘金莲一见钟情。


有钱有势的西门庆本可以霸王硬上弓,强抢潘金莲。但他没有这样做,他像个刚刚懂得爱情为何物的小孩,一天多次去潘金莲的邻居——王婆家,打听潘金莲的消息,还得忍受王婆的戏弄和奚落。


西门庆花了大把的时间,大把的银子,终于获得了和潘金莲独处一室的机会,他只是略加勾搭,潘金莲就宽衣解带。


是。?私鹆??释??,眼前这个男人长的不差,风度翩翩,对自己又好。


她失去得太多了,她受了命运太多的作弄,她不知道自己究竟爱不爱西门庆,只知道西门庆愿意为自己花钱,愿意听自己啰嗦,愿意为了自己从高高在上的大官人成为局促不安的傻瓜.


而她爱的那个人,却打她,骂她荡妇,不再理她。

和西门庆在一起,她隐隐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她觉得自己又掌握住了命运,她真的堕落了,也从堕落中得到快乐。



人们只会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想到上帝,和老实人。


关于武大成了乌龟的故事,早已路人皆知。

只有老实人不知道,他还是幸辛苦苦卖烧饼,努力撑起这个家。


直到被王婆打了的郓哥气西门庆不过,告诉他,你老婆偷人了!

于是两人气势汹汹的去捉奸,懦弱的大郎好不容易强硬了一回。


可惜帅不过三秒,世道颠倒,偷情无罪,出轨有理。

奸夫西门庆在潘金莲的教唆下,一脚踢中武大胸口,大祸从此酿成。


受了重伤的武大躺在床上,挣扎地告诉她,等自己的兄弟回来了,给她好看。.


回不了头了,阻挡潘金莲获得爱的人,得去死。

她为了所谓的自由,所谓的再次把握命运,拿起毒药,捂住被子,一声闷哼。


老实人武大郎就上了天。


长的丑不是错,卖烧饼不是错,不解风情不是错,

错就错在武大郎非要和一个既不爱自己又强过自己百倍的女人在一起。

可这也不是他非死不可的理由啊。


在这段感情里,没有存在感的老实人付出了一切,得到的不过是挚爱的毒药和千年的嘲笑。



他爱我,他曾带我上天堂;他爱我,他亦陪我下地狱。

既然犯了罪,就得做好被审判的准备。


盖世英雄武松圆满完成任务,穿着绫罗绸缎回来了,


于是,一切就结束了。

这个可怜可恨的女人被杀死在亡夫的灵堂前,那个西门大官人也只是花架子,被杀死在狮子楼下,

两人的头还被割下来,绑做一块儿,当做贡品,祭奠武大郎的在天之灵。


我们在书中知道,潘金莲一生中有过三个男人,三次抗争。

第一个男人武大郎,是仰慕她的人;第二个男人武松,是她爱的人;第三个男人西门庆,是爱她的人。

第一次抗争,是她向武松表露心意;第二次抗争,是她向西门庆宽衣解带;第三次抗争,是她向武大投出毒药。


故事的最后,她和两个男人在命运的安排下人决定去死。

另一个男人失去了一切,远走他乡,最后成了佛不佛道不道的独臂头陀。

他在杭州六合寺出家,失去了自己的名字,以清忠祖师的称号独自过完一生。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